访问旧版 省公司内网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今天是:
站内搜索:
天气情况:
乘车站:
终点站:
 
  企业文化
当前页:首页 > 企业文化 > 职工园地  博客天地
 
镶嵌在秋天里的菊花 潜山分公司 张玲
2019-01-02

那是我看到菊花最多的日子。红的、黄的、紫的、还有翠翠的绿色。那些菊花小如钮扣,大如碗口,形态各异,参差婀娜,相互簇拥在桥下、湖边、廊前。

我与那些花儿不多不少,相处了八天。那些日子,多是细雨绵绵。

清晨,松针叶尖上垂着的露珠,将园子里的花草、亭台凝缩得格外灵动。我踏着佳佳的歌声,在园子里慢慢地踱着步,偶尔举起相机把那些沾染着雨露的花草树木、亭台楼榭揽入。是佳佳嘹亮的歌声,惹得一众学友寻歌而来,更有引项同唱的帅哥将气氛点染,园子的早晨一下子热闹起来。

佳佳与周丽在桥上凭水而立的身影,许承娇小的倩影与回眸时妩媚的笑靥,一一被我定格在相机里,当然还有玉琪弟弟骑儿童乐椅时调皮的模样。我想起那句: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下看你。兀自窃笑起来。

相片是回味过去、怀念曾经的一种载体,它让我想起那个小镇的菊花,想起在小镇一起看花的人,想起那些日子的点点滴滴。烈烈寒风掀起白色纱缦,一缕箫声在飘飞的纱缦裹挟中侵入我的心田,如梦如诉,禁不住屏心静气,侧耳倾听那低沉的幽远。周丽柔软的萧声将我静止的时候,对门的刘勇同学却将我从幽远的远古拉到现实,“大玲,掼蛋,快点!”“来了,来了,别吵”。“噗嗤嗤”一阵洗牌的声音,瞬间将阴雨的夜晚沸腾起来,昏黄的灯光也在跳跃。

“你们是一头的啊?”佳佳对着我与罗强说。“一头的?”大家都惊讶地说道。刹那,大家又哄笑起来。“你们俩打对门,在我们家乡就说是‘一头的’”,佳佳红着脸说。“怎能说我们是一头的呢?应该说,我与罗强是‘对家’或是‘对门’,不能说‘一头的’!要说只能说我们是‘一头的’,因为我们睡一屋。”我止不住笑的对佳佳说。从那天开始,我与佳佳互称“一头的”,估计今生不变。

那些日子与佳佳形影不离,不离左右的还有住在对门的组长。组长的眼睛好看,大大的,圆圆的,像洋娃娃,还有满嘴脆滴滴的软语。喜欢一个人,是有理由的。我还喜欢她阿娜的舞姿,当然还有跑前跑后的服务,向来出门照顾别人的我,这次是被体贴地厚待了一回,满满的幸福感。

如果说我是低调的,那么许承显得比较内敛,那几日她是安静的,尽管我的第六感觉她平时应该是很活泼的。晚会上她的那曲黄梅戏唱段赢得掌声一片,虽然合唱的建军哥哥的声调略高了点,反而增添了热闹的喜庆气息。

小镇是安静不变的,不论在寒风细雨中还是在灿烂暖阳下,只是我们的相处在不断变化着,尤其是玉琪,他从沉默不语到与我们打成一片,成为我们五个姐姐娇宠的弟弟,简直是质的飞跃。人说男孩子沉默,男人不轻易表露情绪,我想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人吧?玉琪弟弟就愿意与我们说话、聊天,还细微地观察我们的表情,适时地传递友爱的信息,让我们不知道是他获得我们的娇宠,还是我们得到他的呵护,两者兼有吧?反正我们都喜欢那种纯真的爱护与友谊,特别是发现他具有独特的思维与无惧的演讲能力时,更为能拥有这样的弟弟而开心。

道明是个帅哥。这话我没告诉他,但在心里已经确认了,特别是他一身正气地说话的时候,没有一丝笑意,甚至激动的眼睛里喷出一道火,用一句过时的赞美语来形容他——“酷”,男性的阳刚之气在他身上表现的淋漓。当然,他的温柔也时有体现,我们打牌时,他会把茶泡好送到我们的手边,吃饭时我没有椅子坐,健步搬来椅子给我的也是他。在我心里他最“帅”!

说到这里,改正会忧郁了,我不帅,我不好?其实我们组的每个男同学都是善良的、都是最帅的,只是帅的方式不同。改正的文字飞扬,那个演讲稿让我听得如痴如醉,怎么也想不通,一个貌不惊人的男人,却有如此极佳的文采,只是在后来才得知他每晚一篇文章的勤劳耕耘与不懈努力,才使他如此如此的“美丽”!

说了这么多,感觉这八天我们多是说唱玩乐,其实我们更多的时候是学习。这些年来,那种关闭手机专心学习的日子,好像也只有那几天。期盼“听风听雨听书声”的日子,在那几日实现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那么多的文学大咖给予的精神食粮,让一双双渴望的眼睛充满着希望,一颗颗蠢蠢欲动的心澎湃着、跌宕着、躁动着,一直持续地狂热,在课间,在微信群,在书海……

其实在同学中也不乏佼佼者。我的同桌刘勇同学来自庄子的故乡,可能是近朱者赤的缘故吧,他出口成章,说话精辟、幽默,说出来的都是小说语言,更是他的“心斋、坐忘”等庄子言论,让我望尘莫及,只能叹为观止。当然还有他的摄影也是值得我们欣喜的,成了我们组独有的福利,也让我这次的六安行留下很多倩影玉照,美哉!

夜已深,心难眠。只因组长的那篇《永远的乌托邦》,将我已经平静的心湖再次击起千层浪,那几天的时光,又一幕幕地在我眼前上映,让我心绪难平。想起道明“呵呵”的憨笑与佳佳绕梁的笑声;想起临别前夜的告别,我们在园子里大声的歌唱,在走廊里细聊到很晚;还有告别时的拥抱,其实那些细碎的情节拼凑起来的就是情,就是怀念,这种情在心底烙下了很深的印,难以磨灭。

记得临别时车子开动的那一刻,我看了一眼园子,发现很多菊花即将凋谢,突然觉得我们是在最好的时光里相遇,不由得感恩遇见。我想,我不会忘记那个园子,不会忘记镶嵌在秋天里的那些花朵,还有与我挥手告别的同学。

合起《一念花开》,感念:恰同学中年!


 
安徽交运集团安庆汽运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安徽省安庆市纺织南路1号 联系电话:0556-5511641 联系传真:0556-5513267
公司信箱:aqqybgs@aliyun.com 总经理信箱:aqqyll@aliyun.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12002297号-1 皖公网安备:34080302000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