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旧版 省公司内网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今天是:
站内搜索:
天气情况:
乘车站:
终点站:
 
  企业文化
当前页:首页 > 企业文化 > 职工园地  博客天地
 
走进青山老街 枞阳分公司叶晓岱
2018-06-07

在枞阳县的东南角,有一条老街名曰青山街,又名青山头。它是我的家乡。是孕育着我们家族并繁衍十几代人的地方。

它位于东经30°,北纬117°左右,座落在清明山山脚下。

清明山不高,高度约摸200米。清明山的名字,想必是周围乡里之人每年在清明节这天登山顶踏青而得名的。山上有仙人椅,九华山菩萨跨越山头留下的石头脚印,当然这只是神话传说。其实,我以为,清明山的对面是牛头山,其山体是石灰岩石,可能是远古时火山喷发出的岩浆冷却后而形成的石山,形似牛头。以后又经若干年海平面上升而被淹没,后又经若干年退潮和风化,有的石块好像是板块,一页一页的。这些山都被枫沙湖所环抱。

清明山山凹里有许多小红石块,儿时常和小伙伴们到山凹里拣红石块玩。小红石在木板或平石板上一划像红粉笔一样,显示红颜色。我怀疑山底下有赤铁矿,早年地理书上就有庐枞铁矿的叙述,当然,我不是地质学者,仅是主观臆测而已。

清明山脚下,有大庵、小庵和双凤庵。双凤庵旁还有周家祠堂,堂外还有石马、石人,孩提时常随父亲来玩。周氏的宗族势力大。清明山的南方还有娘娘庙,幼时,常随母亲去拜请娘娘菩萨。站在清明山山顶极目远眺,东面是滚滚长江,东南面是九华山山脉,隐约可见;西面是群山环绕的三公山,即庐江、无为和枞阳三县交界的三公山。清明山被陈瑶湖、鸡米河和枫沙河所拱托,可谓是绿水青山了。

据先辈说,青山街有200多年的历史了。它是一个清明山山体绵延下黄土岗上的不长狭窄的街道,只有百十来米长。青石板铺成的,雨雪天很滑的。街道两侧是徽式的小瓦楼房,之前仅有三、四户人家。据说姓赵的一户来得最早,但其没留下子嗣,现在只留有一口赵家塘。

街道是东西走向的,西高东低,分上街头和下街头。北侧是五亩水田,南侧是一条水沟,中间是口五、六亩大的不太深的水塘,塘埂周围有柳树,春来时有“绕塘柳树三篙翠”之景。塘的北端是数十亩塝田,须用水车车水灌溉。南端是数十亩冲田,灌水时开塘缺一放即可,不用水车的,还是很便利的。街道正北侧有一口石块砌成的水井,再大旱,井水还是涓涓细流不息,全街人都吃这井水,井水非常甜蜜,不过现在井水变质,都吃自来水了。街上主要有杂货店、小茶馆、饭馆、豆腐店、杀猪店、油条铺,还有酿酒坊,中药铺。药店有四、五家,药店多一些可能与当时战乱伤员多有很大关系。小街即便特大洪水也是淹不着的。一九五四年大水也未淹着。解放前由于战乱,小街货物主要依赖水路船运。那时街道上方是荆棘灌木丛生,即使是白天行人也不敢独行。

街道的下方就是陈瑶湖的湖稍,叫新菱埠,是船舶停靠的小埠头。各店货物就是从这里启运的。船出湖南方,可达大通、和悦州。和悦州当年是大轮和小轮停靠的大码头。出湖东入鸡米河,可达老牛埠、土桥,入江可到芜湖等下江城市。芜湖当年是全国五大米市之一。出湖西可达汤沟、安庆。安庆过去是安徽省的省会,也是大轮停靠的城市。由汤沟入白荡湖可达罗河、庐江。水运当年还是很发达的。

抗战期间,小街有土墙围着。土墙可能是国民党桂系部占据时修建的,并有上下城门,夜晚关起门来,外人也不能自由进入。我的家那时就在上街头,在城门外,和大户查家隔一条窄巷。桐东根据地陈湖区第一任区长王光钧,就住在查家。查家是新四军统战对象,他是一个开明的进步人士,帮助新四军筹粮筹款,掩护游击队和地下党。

听母亲说,父亲曾经掩护过游击队一名地下交通员,免遭鬼子拘捕。日本侵略军在一九四一年扫荡桐东根据地时,在青山街抓走了二十多个百姓去鸡米河修工事,我的父亲也在其列,额头还被鬼子刺刀划破了,日军是极端残忍的。一位十七八岁的周姓小姑娘,上街,鬼子兵见了,要强奸她,她不从,就被枪杀了。母亲还告诉我,我的小哥哥当时也被抓到王家泊给鬼子送炊饼。当时他只有十二个年头,在回家的路上迷失了方向,口渴喝了湖里的水,到家后不停地呕吐和腹泻,肚痛无药医治而亡,那年我还未出生。母亲因悲伤过度而哭瞎了双眼,我憎恨日本侵略者,这个民族仇恨永远要铭记——不论他们现在表现如何,我们全家都不会忘记这段刻骨铭心的侵略历史。因为这段侵略历史,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与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即便是现在日本国内帝国的亡魂鬼魅依然若隐若现。青山街的过去是一个浓缩了旧中国苦难的小街。民国以后几十年里,这里不断受到兵匪和地主武装掠杀。张淦、丁双飞和国民党杨文波曾先后来小街骚扰。

此地的战略位置很重要。在不到两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就有国民党桂系部队修建的三座碉堡。一座设在下街团山头,另一座设在邻村杏子冲旁,一座设在清明山山顶。团山头碉堡可控鸡米河之兵来袭。杏子冲碉堡可控陈瑶湖湖稍和从水圩上岸之兵来袭。清明山山顶碉堡可控枫沙河湖和周家潭之兵偷袭。清明山碉堡遗踪——战壕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依稀可见。

据说,新四军某部一位负责人就是从青山街由游击队队员护送去延安参加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的。那时街上的居民夜间都是和衣而睡,经常跑反,不得安宁生活。解放前和解放后五十年代初,小街非常热闹,很繁荣。一九五 O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农业建设第五师开发普济圩农场,五师后勤处就设在青山街,处长是章开如,他曾经是新四军枞阳游击大队大队长,我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去芜湖还见过他。青山街乡政府也设在街上,这里成了乡政府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中心。那时我只有八个年头。当时文化生活还是丰富的。黄梅调戏班、普济圩农场京戏班,常在农闲时搭台演戏。还有无为小倒戏,我儿时喜欢上街看热闹。我看唱倒戏的只有一个人泡壶茶,摆张桌子,唱起来有很多乡下人来听。倒戏有点像今时的庐剧,腔调差不多。五师一个排就住在我家隔壁,这时我的家已在上街头街心了,排长姓崔。儿时,我常犯蛔虫肚痛病。就在我八岁那年秋天,肚痛吐蛔虫和屙蛔虫,病情十分危险。崔排长得知我的病重后,立即指示一位周姓医务员给我灌肠吃药,当时街上还没有西药店。一天后,病情好转,服了几天药完全好了。是解放军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永远不能忘却。这个排是在团山头挖井建营房、建医院,任务繁重,很辛苦。而后父亲的咳喘病也是他们治愈的。记得一位姓夏的班长,经常带我去下街头小饺子馆吃馄饨。不久,即一九五二年秋冬,农建第五师后勤处撤离青山街,大部分战士去参加了抗美援朝。一位姓张的班长妻子给我缝了一条背带棉裤。他们是山东人,临走时,他们还向我们全家道别,我们依依不舍,后来听说转业安排在大通工作。

谁是最可爱的人——人民解放军!

此后,青山街团山头又驻入公安兵、农场医院和干校。小街的贸易中心已移至下街头。上街头只有三家药店和两家小旅店。旅店客商是芜湖、南京等地来这里收购烟叶、棉花。下街头有一空场地,早上五点钟就从其凤、四方院、白鹤冲、牛头山和付家嘴、施湾等上方农民或小商贩前来贸易。壕稍、高桥、四顾墩、水圩、菱角花园等一些河边渔民或小贩到此地交易水产和土特产品、烟叶、土布和青麻。街上有鱼行,卖鱼的有时中午过后才罢市。一九五四年后成立鱼业社。鱼色多样。有蛙鱼、乌鱼、刀鱼、鲤鱼及黄鳝、白鳝、虾和鳖、龟等,不一而足。莲藕、苗米、菱角、蒿瓜等不同季节交易,市场相当繁荣。一九五五年下半年,小街常居的小商,还有一些小贩组织起来了,成立了青山街商店和饮食店,进行社会主义合作化改造。街上几家药店和郎中也联合起来,成立了青山街卫生所,中西医合一。

使我最回味的是,儿时最喜欢的每年八月中秋节时候,十四晚上午夜后,街上灯笼、烛灯一片火红。十五日八九点钟是人山人海,有数千人。卖中秋饼、糖粑、油条、油糍、豆腐、糯米糍粑的,叫声不绝于耳。我最喜欢吃的是王大爷的芝麻糍粑。芝麻揉和,香喷喷非常可口。

一九六一年后,我初中毕业后,暑假夏日,母亲陪周潭表姐到湖里拉菱角菜,我也随去。母亲是在湖边长大,她会划船,划桨自如,小船在水中荡漾,有时颠簸起伏,我很胆怯。莲叶何田田,鱼虾叶底游。荷花向脸两边开。我望着那朵朵鲜美的荷花,不禁感慨万千。宋散文家周敦颐的《爱莲说》写得何其风趣和丰富:“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多么清廉的文士啊!

然而,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陈瑶湖湖泊发生重大变迁,到处围湖造田,湖面缩小,新菱埠湖边圈了万亩圩,没有水了,干涸,水路运输不行了。莲、菱和鱼虾等水产品少见了。当然也不能责怪当年圈圩,那时粮食短缺啊!不过,到了一九七五年后,青山街公社和供销站、信用社还在这里,夏北公路路过,街上货物运输主要靠板车、拖拉机和汽车。随着普济圩农场医院、干校迁移,乡政府建制撤销,小街商业和农贸集市逐渐萎靡,现在只剩几家猪肉案和杂货店。乡脚短小了,上街贸易的人屈指可数,大都去花园了。当然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也移居不少住户,西式小楼房多了一些,但是还是冷冷清清。

治所的更迭,有时是以长官意志为转移的。一些人不去考虑当地的交通、风俗和历史文化。但是,我还是爱这个只有200来年的小街镇。街道已萧条,青山依旧绿。毕竟,这是我的故乡,是我度过晚年生活的地方。这是个美丽的街镇和乡村参半的地方。它虽没有城里的喧哗和热闹,一切显得却是那么的静谧和安宁。

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

 
安徽交运集团安庆汽运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安徽省安庆市纺织南路1号 联系电话:0556-5511641 联系传真:0556-5513267
公司信箱:aqqybgs@aliyun.com 总经理信箱:aqqyll@aliyun.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12002297号-1 皖公网安备:34080302000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