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旧版 省公司内网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今天是:
站内搜索:
天气情况:
乘车站:
终点站:
 
  企业文化
当前页:首页 > 企业文化 > 职工园地  博客天地
 
父亲的油菜地 枞阳分公司 余泓银
2018-05-16


在用力扎紧最后一袋撑得满实的油菜籽袋口后,毒辣灼人的太阳已滑落至地头西边那棵矮枇杷树梢上,父亲抬起沾满汗渍和油菜籽的右手,掀起同样被汗水浸泡的衣角,用力地在他田埂一样的脸上胡乱揩了揩,愤愤地说:“明年打死我都不种了!”

这是已80岁的父亲,在今年收割油菜时季又发出孩子般的哀怨。他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又像是说给一旁的我和与他小不了几岁的母亲听的。尽管这自欺欺人的承诺从无见他兑现过,仍不能阻止他年年源自心底的喧泄。我在一边摇头苦笑于心,惹得母亲常用“嘴巴讲给鼻子听吧”来怒怼他。而每到这时父亲不再搭话,麻利地自顾收拾撒落一地的工具家什,然后心满意足地吆喝着我们把几大蛇皮袋油菜籽运回家。


父亲是爱地的,那种钻心入骨的爱。还在父亲鼻涕糊满脸的年纪,他的父亲也是我的爷爷,为全家大小六口能有一顿裹腹之粮,不通水性的他,踩进越陷越深的藕塘里采藕心菜,就再也没能活着爬起来。没留下丁点片瓦寸地,倒一溜烟地抛下了这一窝个个张嘴要吃的伢仔。我的奶奶来不及倒饬丧夫之痛,便不得不带着父亲兄妹四人走上乞讨之路,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一善心未泯的大户人家,看到他们整日饥肠辘辘的样子着实可怜便动了恻隐之心,以佃户的名义雇佣了他们,他们这才得以活了下来。

父亲很小年纪,便肩负起了为这大户人家割草放牛、跟着割稻队伍拣稻穗等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那一排排壮汉、妇女撅起屁股猫着腰,用手在泥巴田地刨挖生活的景象,和一遍遍抽打在那头老牛背上催其翻地犁田的鞭响,如无处不在的空气塞满了他成年之前的记忆。在这些抹不去的记忆里,他也不着痕迹地学会了帮人犁田打钯、插秧割稻、播棉种油菜等无所不能的农活技能,使他在那个口含苦胆的时光里成了庄稼能手。

这日积月累的“特长”,在分田到户后让父亲发挥得淋漓尽致。那时,我们兄妹年幼,他硬是和母亲两人起早摸黑地把自家的好几亩田地,侍弄得井井有条,年年高产,常引得隔壁邻居乃至方圆几里的乡亲慕名来求助取经。等我再大些,我会乘他闲暇之余和他坐在门前树荫下的小马扎上聊天纳凉,他先是一脸成就地向我传授他种庄稼干农活的“绝技”,可说着说着就变味了,从当初的传授技能变成个人能力炫耀了。如:一人从早到黑能插亩把田秧,一人挑200斤担子不歇肩能走10来里地,没菜都能扒三大海碗饭……得意之情,在他纵横交错的脸上不断起伏。

后来,城市化改革之风吹进了父亲的村庄,卷走了养活了他,也养活了他四个儿女的大部分责任田。他常叭嗒着烟,蹲只剩不足亩把的田地旁,不禁深深地感叹:“哎,就这点根了”!眼里尽是难以言状的怜悯和不舍。

也许从小就深知父母亲整日种田刨地的那份苦,我们兄妹几人相继逃似地游走在他乡,有了不必依靠田地讨生活的行当。父亲也明了了就算他的 “特长”再长,也长不过这些儿女对世俗物质的追求。眼巴巴地望着没人愿去继承他的“衣钵”了,他和母亲“知趣”而顽固地不肯抛荒这最后的“责任地”。这些年,父母腰越来越弓,头发越来越白,那曾走路带风的步伐也越发维艰。他们老了,老得让人心痛。我们兄妹几人曾极力地劝慰他们别再种地了,该歇歇享享福了。可他要么佯装没听见,要么瞪着眼鼓起颈子喊:“怪怪,都忘了自己怎么活过来的!这些地才是你们的根。”噎得我们无语以对。

到了农忙时季,他们常会打电话催促我们回家帮忙。在通往田间,手握“镰概”用劲砸向熟透的油菜籽壳或肩挑背驮的那一霎,恍惚间我们才幡然醒悟脚下的这片土地,曾是、也一直是烙进我们血液里一块与生俱来的胎记,尽管我们用各种办法来试图掩盖它、拒绝它,父亲却总能用这块最后的“责任田”,让我们在迷雾中赶路的步伐找到出处、寻到源头……


 
安徽交运集团安庆汽运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安徽省安庆市纺织南路1号 联系电话:0556-5511641 联系传真:0556-5513267
公司信箱:aqqybgs@aliyun.com 总经理信箱:aqqyll@aliyun.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12002297号-1 皖公网安备:34080302000049号